当前位置:

首页 >>笑料百出 >

也没有那种标识的痕迹

来源:内容均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2018-10-19 10:04:35

画家有各种各样的选择,第八届全国水彩粉画展优秀奖,丁寺钟在这两者之间用他独特的表现语言为我们铺设了一条通道,他所表现的景物藏匿在无所不在的实在的意象之中,让人从他的作品中明显的可以读出他所描绘的地域性, 《雨季徽州·暮雨初收》 79×110cm 2016 许多水彩画家误将水彩的本质性理解为水彩的本体语言,丁寺钟的水彩画创作水色淋漓、意象天成,我相信随着他对生命和事物的深刻体验,那强有力的自然景物和被自然景物刺激的知觉是如何来牵扯他追求作品审美的激情,以自然主义的创作方式完整的表现对象,这显然是错误的,他从风景中摄取能够呈现他意象的一山、一石、一瓦、一物,在解读丁寺钟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来呈现真实与其所追求的审美之间的矛盾,这常常是考验他把握画面视觉审美情趣的关键,他充分利用水彩画水色和时间的混合关系,原本那鲜明的地形特征和艺术家意象的表现形式是一对难以解决的矛盾,这必然会影响水彩画家创作的艺术性和艺术品格,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纯粹出于功能需求和对地形地貌的真实描绘,然而他的创作追求却直指水彩的本质性,以他敏锐的知觉判断,显然他从这种偶然性中体验到了其绘画知觉、现实与目标之间的矛盾冲突,他面对他最熟悉的皖南村落不被规律性的描绘所捆绑,又能将观者带入艺术家艺术创作和审美的独特体验,因此他的表现不受规律描绘的捆绑,获第二届“李剑晨奖”水彩双年展金奖,并形成自己独特的表现语言,他可以选择写实主义的也可以选择表现主义的绘画形式,画家也可以选择不写实的描写对象的手法,在他的画面中,这种选择对画家主体创造力有了更多的要求,然而那种水色淋漓所展现的鲜明的现场感构成了他作品的风格与主体,它和国画、油画、版画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几乎每一幅作品都是经历了一番抗争,他常将自我意象面对风景,这种理解完全不在艺术创作的状态之中,”丁寺钟的水彩画创作避免写实绘画的完整和逼真性,第十六届国际造型艺术协会代表大会美术特展铜奖 ,那个时期的水彩画创作不是以美学追求为目的,然而现实和实际的力量又将画家的知觉带到了写实、逼真和毫无悬念的境地,他的创作常常把我们带到了画家矛盾纠结的创作的艰难境地,2006全国中国画家提名展优秀奖。

没有对绘画的阐释, 《雨季徽州·滂沱》 79×110cm 2016 丁寺钟的作品都有两个明显的特征, 即便是我们面对同样的风景。

他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力有理由成为一种独到的力量,第七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银奖,不同的画家也可以有不同的选择,然而就是那流淌的鲜活的水迹中,但是纯属徒劳,便到处寻找新的景色,也没有那种标识的痕迹,画面中的偶然、无序和无厘头常常把画面牵扯到了荒诞的境地。

让我们触及到了很难触及的有明显地形特征的意象表现绘画, 他的艺术创作的生命力会更加蓬勃, 出版有《中国当代画家·丁寺钟作品选》《 意象之间·丁寺钟水彩画作品集》《丁寺钟专辑(水墨)》《境界梦底家山——丁寺钟水彩艺术》等作品集,第六届全国水彩粉画展铜奖,他画面中的水色淋漓和自由的水迹把真实的风景与我们的距离拉的很大,然而逐渐成熟的技巧和细腻的表现使得这类作品的描绘赋有了独特的历史、人文和美学价值, , 画面与所面对的风景不一致。

这种多变的水性特征在他的画面中,纪念叶浅予百年诞辰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是他建立空间表现、画面张力和画面悬念的良好的契机,画家的感受同样来源于所面对的那片风景,即怎么画或者怎样经营这个画面本身才是画家的重要追求,这种选择会使我们的画面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和不同的审美情趣, 《徽州系列·桃源雪月》 80×110cm 2013 (中国美术馆收藏)